上海刑事辩护律师 故意伤害罪撤销限制减刑辩护

日期:2020-02-14 关键词:上海刑事辩护律师,上海刑事律师事务所

  上海刑事辩护律师:我们都知道一般故意上海罪如果严重到一定的程度,是可以判处死刑。如果是判处死刑缓期执行,那么只能是缓刑期结束后执行死刑。本案的重点在于从缓期执行限制减刑,辩护改判为不限制减刑。也就是说,如果在缓刑期间表现良好,可以申请减刑
 

上海刑事律师事务所
 

  【案件详情】被告人莫棉昌与被害人徐某1的情人关系被莫棉昌的妻子邹某发现,后引致邹某与徐某1产生积怨。2017年底,莫棉昌产生要教训徐某1的念头,遂纠集被告人张某欲对徐某1进行伤害。张某同意帮助莫棉昌教训徐某1,并决定用泼硫酸的方式伤害徐某1,然后纠集被告人韦某参与。莫棉昌对张某用泼硫酸的方式伤害徐某1没有表示反对。张某在获悉徐某1的行踪后,于2018年2月13日叫韦某把硫酸带给他,随后二人在 藤州镇河东转盘旁的“爱之喻凉茶奶茶甜品店”门口守候。

  当日16时许,当徐某1与其朋友徐某2步行经过该处时,张某用事先准备好的硫酸泼向徐某1的面部,被害人徐某2和路人苏某被殃及,致使徐某1、徐某2和苏某的身体均不同程度受伤。事后,张某将其教训徐某1的事情告知了莫棉昌。经鉴定,徐某1的面部损伤为重伤二级、体表损伤为轻伤一级,损伤构成一项五级、一项八级、一项九级伤残;徐某2的损伤为轻伤一级,构成十级伤残;苏某的损伤不构成轻微伤。张某、韦某、莫棉昌于2018年2月14日先后被抓获归案。另查明,被告人莫棉昌曾因犯合同诈骗罪2013年3月18日被苍梧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5000元,2014年6月18日刑满释放。被告人张某曾因犯非法拘禁罪2013年1月30日被苍梧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2013年8月11日刑满释放。

  【法院判决】被告人莫棉昌、张某、韦某故意损害他人身体健康,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一人重伤、一人轻伤并造成严重残疾的严重危害后果,三被告人的行为均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的规定,构成故意伤害罪。在共同犯罪中,莫棉昌是犯意提出者,张某是直接实施者,二人均是起主要作用的主犯。韦某事前明知张某去 是为了伤害他人,仍与张某一同前往,提供身份证登记住宿,将硫酸从宾馆递送给张某,帮拍摄张某泼硫酸时照片,在共同犯罪中起辅助作用,是从犯,依法对其减轻处罚。莫棉昌、张某均是累犯,依法均应当从重处罚。莫棉昌、张某、韦某归案后尚能如实供述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依法可以从轻处罚。莫棉昌在亲属帮助下赔偿了部分被害人的经济损失,并取得部分被害人的谅解,酌情从轻处罚。被害人徐某1与莫棉昌、邹某虽有情感纠纷,但是莫棉昌没有采取恰当的方式妥善解决纠纷,反而采取非法伤害的方式激化矛盾,本案的发生虽事出有因,但被害人不具有刑法意义上的过错。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和第四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四十八条、第五十条第二款、第五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并经审判委员讨论决定,判决被告人莫棉昌犯故意伤害罪,判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被告人张某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对被告人张某限制减刑;被告人韦某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

  【律师辩护】原判量刑过重。1.本案因婚姻家庭产生的纠纷,被害人徐某1在本案中有过错,对矛盾激化负有责任。2.张某没有收取报酬,只是出于朋友义气同意帮助教训被害人,不是受雇伤人;3.本案硫酸的来源和去向不明,认定到底是谁提出采取泼硫酸的方式伤害被害人的事实不清;3.张某认罪态度较好。请求二审法院予以从轻处罚。

  【最终判决】本判决为终审判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八条之规定,本判决即为核准 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桂04刑初3号判决以故意伤害罪判处被告人莫棉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故意伤害罪判处被告人张某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刑事判决。撤销一审对张某限制减刑的决定。

  从上述案件中我们可以知道,在刑事案件中,判决的结果稍有不同,便是给当事人一个重获自由的机会。如果你对于刑事案件还有什么其他的疑问,不妨点击在线咨询,找上海刑事律师事务所律师在线咨询。

上海刑事辩护律师 故意伤害罪撤销限制减刑辩护 文章地址:http://www.dongzhengzixun.com/xszx/384.html

上海刑事律师咨询微信

律师咨询微信号:cefa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