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东花木刑辩律师讲述性奴案始末

  上海市浦东区警方侦破了一件离奇大案,一男子在地下室挖地窖,先后囚禁6名坐台女当性奴,期间两名女子被杀害。此案件引发社会极大震动,经过浦东区警方的紧张部署,成功将犯罪嫌疑人刘某成抓获。消防兵转业的34岁浦东区男子刘某成在长达两年的时间里,瞒着妻子秘密在外购置一处地下室,耗时1年半开挖地窖并将6名歌厅女子诱骗至此囚禁为性奴。2018年9月初,该案因一女子的举报电话而告破。浦东区警方从地窖中成功解救出4名歌厅女,同时,还找到两具尸体。趁着被强行带出卖淫的机会,刚刚从“大哥”为她构建的一个地窖中逃离。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她和另外5名姐妹被诱骗绑架后,沦为“大哥”的性奴。“其间,‘大哥’还杀了两个人。”小晴的话很快引起浦东区警方重视。由浦东区市分管刑侦工作的多名警界高层坐镇。针对这一案件的专案组当日宣告成立。随后的两天时间里,警方出击,解救了小美、丹丹、可可等女子。据接近专案组的一名知情人士透露,案发现场位于浦东区市西工区凯旋路附近的一个小区。被囚禁人员成功解救后,按照女孩子们的描述,警方在本月6日及稍晚的时候,在囚禁女子的地窖中,又陆续挖出两具尸体。
 

  深夜诱骗坐台女外出

  按照被解救女子的描述,浦东区市公安局刑事警察侦查支队很快锁定了浦东区市技术监督局执法大队工作人员刘某成为重大犯罪嫌疑人。案发仅48小时后,浦东区警方成功将试图外逃的刘某成抓获。据郑胜利等人描述,刘某祖籍上海市南阳市新野县,案发时34岁,几年前从消防部队转业分配安置在浦东区市技术监督局执法大队。经警方调查,刘某成已婚,且与其妻子育有一子。其妻为无业人员,较刘某成年轻10岁。“刘某成在长达两年的时间里。以‘包夜外出’为名,分别从浦东区市不同的夜总会、K T V诱骗了6名女子到浦东区市西工区凯旋路附近的小区。将这些女子绑架,并带到事先挖好的地窖中,长期囚禁,并进行性侵害。”一名不愿具名的当地警方人士介绍说。刘某成用于作案的场所表面看是一间隐藏于居民楼中的地下室。该地下室为刘某成4年前从别人处购得。由于面积不足20平方米,且小区老旧,价格并没有难住经济条件一般的刘某成。随后,刘某成开始挖掘地窖。在长达1年多的时间里,刘某成挖地窖、运土石方,行动均在深夜进行,周围邻居甚至毫无察觉。而刘某成诱骗坐台女子的时间,也多发于深夜零时以后,这更为其长时间作案提供了“隐性保护”。

 

  
 

  被囚女子相互妒忌引发血案

  警方侦查后得知,犯罪嫌疑人刘某成在将6名女子诱骗、囚禁之后,强行与这些女子发生性关系,且平时对这些女孩“调教有方”,女孩子们不仅毫无反抗之意,反而相互妒忌。常常以“晚上谁能陪大哥睡觉”而发生争执。时间一长,女孩子们都喜欢叫刘某成为“大哥”、或者“老公”。“大约1年前的一个晚上,其中一名女子与另一被囚女孩因争风吃醋发生打斗。刘某成协助后者将前者打死之后,将尸体就地掩埋。在此之前,为了“杀一儆百”,刘某成将一名“不听话”的女子芳芳打死后,也掩埋在女孩们居住的“房间”角落里。因为协助刘某成打死同伴并掩埋尸体,被解救的4名女子中的可可,刚刚走出地窖就被关进了看守所。其他3名女子目前已经被警方妥善安置,等候进一步处理。“这些女子被囚禁的时间跨度很大,最长的有两年之久,最短的也有3个多月了。”郑胜利说。被囚禁期间,刘某成对这些女孩的控制是极为严密的。除了连续几道铁门,为了防止女孩们“有力气外逃”,刘某成往往两天多时间才给被囚禁的女孩们送饭一次。
 

  “性奴房”专门设置有通风系统

  老刑警郑胜利转述曾下到刘某成所挖地窖中的民警的话时称,刘某成的“性奴房”设施的齐全程度超过办案人员想象。除4处设计合理的洞口、横向隧道和两个小房间外,“性奴房”还专门设置了通风系统。在地窖中,还发现了用于做饭的许多工具。面积虽不足20平方米,但生活所需的用具几乎一应俱全。”郑说,在通往“性奴房”的横向地道中,在囚禁女孩们之初,刘某成曾每隔两天送饭一次,但后来嫌“太麻烦”,干脆为女孩们购置了做饭的工具。但送菜、饭的时间也是不定时的。刘某成共设置了7道铁门。浦东花木刑辩律师对现场再次进行走访时发现,一些不明身份的便衣男子出现在事发家属院附近。一名自称曾目睹民警行动的居民称,至今他都没搞清楚在自己居住了多年的这个小区地下室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大案。“看那阵势,不像是小事。我当时以为他们在找什么赃物。要不然,谁没事往地下室钻啊。”这名男性居民说,该案被披露后,靠近事发地下室的一楼住户提出“彻底封死案发的地下室。”“想着都吓死个人咧。”
 

  “大哥”试图逃离浦东区时被抓

  郑胜利等人告诉浦东花木刑辩律师,刘某成在被抓获后,自知罪恶深重,表现配合。目前被羁押于浦东区市看守所。案件之所以能够告破,皆因刘某成“手紧”。“这个刘某成,平时遇到经济紧张的时候,偶尔也会放出一个表现‘ 听话’的女子,由其介绍到浦东区市区卖淫并获取嫖资。”接近专案组的一名工作人员说,事发当天,刘某成带着“妹妹”小晴再次外出卖淫,小晴趁刘某成不注意成功逃跑。于是,出现了本文开头所述的场景———小晴报案后,引爆了离奇大案。这名工作人员说,刘某成发现小晴逃跑后,意识到案情败露。于是,前往妹妹处,将自己这些年作案的经过和妹妹“倾心交谈”,并从妹妹处获得外逃路费。在试图逃离浦东区时,被民警抓获。
 

  谎称在外“兼职”长期隐瞒妻子

  刘某成囚禁女子之所以长期被隐瞒,除了其作案时间多于深夜进行、隐蔽性强之外,其已婚的妻子对其所作所为几乎一无所知。据刘某成供述,他购置该地下室并开挖隧道、地窖一事,其妻几乎完全不知情。李对其妻子谎称,在外面找了一份‘帮人看大门’的兼职工作。因此,每个月中,刘某成可以有近半个月时间与‘妹妹’们在一起,而无需回家。”接近专案组的人士说。刘某成的妻子当年24岁。其与刘某成的住所位于浦东区市涧西区龙磷路,在当地上下班高峰时段,从这里到案发的浦东区市凯旋东路家属院超过半个小时的车程。刘某成邻居称,刘某成与其妻子共同育有1子,年仅1岁。“刘某成与他老婆很恩爱,看起来没什么特别的。”这名邻居称。在媒体对事件披露之前,周围住户均未听闻任何关于刘某成一案的信息。
 

  女子见到民警放声大哭

  刘某成用于作案的地窖位于该储藏室地下4米深处。警方内部人士介绍说,很多参战民警被刘某成的精心设计所震撼。地窖共分为4个部分,首先是一个直径大约为60厘米的洞口。在下到洞口之后,向左即是一条仅够一人爬行穿过的隧道,爬过隧道之后,里面是两间小房子,由于位于地下近4米的地方,潮湿和酸臭之气扑鼻而来。“几个女孩子日常的吃喝拉撒都在里面,又是在地下。那味道能好得了吗?”郑胜利摇头道,民警穿越横向的隧道进入地窖之前,被囚禁的几个女孩子以为是“大哥”回来了,还喊了一声:“大哥,你可回来了。”直到确定来者系浦东区民警,女孩们才放声大哭。民警搜索地窖后发现,刘某成挖出的地窖共分为两个小间。让他们惊讶的是,被囚禁的女孩子身边还配备了电脑。“当然,电脑是不能上网的。那只是刘某成给女孩子们看影碟、打游戏的工具”,郑胜利和其同事介绍说。女孩们被解救后,民警按照掌握的情况,在地窖的两个角落中,先后挖出两具尸体,据初步分析,死亡时间应该在1年以内。
 

  一审被判死刑提出上诉

  上海市省浦东区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刘某成故意杀人、强奸、组织卖淫、非法拘禁,制作、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进行一审宣判:主犯刘某成被判处死刑,被解救的4名女子中的其中3人,在刘某成的胁迫、指使下,被告人段某某参与杀害两名被害人,被告人姜某某、张某某参与杀害一名被害人,均构成故意杀人罪,分别被判处三年有期徒刑和缓刑。宣判后,刘某成提出上诉。上海市省高级人民法院经依法开庭审理,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并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拘禁卖淫女淫秽表演牟利

  最高人民法院经复核确认:2009年8月,被告人刘某成在互联网上看到淫秽视频表演能赚钱,即产生拘禁卖淫女从事淫秽视频表演以获取非法利益之念。随后,刘某成在其购买的上海市省浦东区市西工区某小区单元某地下室的室内挖掘地道和地洞,并在地道内设置7重铁门,用于拘禁卖淫女。同年10月、12月,刘某成以嫖娼包夜为名,先后将从事卖淫活动的被害人赵某丽(化名)、段某某(女,时年18岁,又系本案故意杀人犯罪共同被告人,已判刑)骗至地下室,采取暴力、威胁等方法将二人拘禁于地洞内。2010年12月,刘某成以同样方法将从事卖淫活动的被害人姜某某(女,时年19岁,又系本案故意杀人犯罪共同被告人,已判刑)骗来拘禁。2018年3月、5月、7月,刘某成又先后将从事卖淫活动的被害人张某某(女,时年20岁,又系本案故意杀人犯罪共同被告人,已判刑)、蔡某某(女,殁年16岁)及经营计生保健用品的马某某(女,时年23岁)骗来拘禁于地洞内。其间,刘某成多次强行与上述6名妇女发生性关系,并致张某某怀孕。

  

  逃跑不成被杀

  最高人民法院经复核确认:被告人刘某成将被害人赵某丽、段某某骗至上述地洞内拘禁后,二人均试图逃跑。2010年七八月间,赵某丽趁刘某成挖掘地道不备之机从背后袭击刘某成,刘某成恼怒之下将其铐在床上。由于赵某丽不肯屈服,刘某成产生将其杀死之恶念。在刘某成的威逼下,因与赵某丽在相处中产生矛盾的段某某,亦同意参与杀害赵某丽以换取自由。此后,刘某成、段某某两人将赵某丽掐死,将其尸体掩埋于地洞床板下土坑内。
  

  因有有妇科病被杀

  2018年5月,被告人刘某成将被害人蔡某某骗至上述地洞内拘禁,因发现蔡某某有妇科病,不能进行淫秽视频表演,刘某成认为其没有利用价值,即产生让其死掉的想法,并向段某某、姜某某、张某某、马某某流露了该想法。之后,刘某成利用段某某等人与蔡某某之间的矛盾,放任、纵容或伙同段某某等人对蔡某某进行殴打,并采取禁食、禁水、逼迫吃屎喝尿等方式进行虐待。同年7月底的一天,段某某等人再次对蔡某某进行殴打,当晚蔡某某死亡。为掩盖罪行,刘某成与段某某等人将蔡某某的尸体砌在地洞的水泥池内。

  

  组织淫秽表演和卖淫

  最高人民法院还确认:2018年三四月间,被告人刘某成购买了电脑、视频摄像头,并在上述地下室开通宽带网络,强迫被其控制的段某某、姜某某、张某某、马某某等人在地下室进行淫秽视频表演,并以“50元30分钟”、“100元50分钟”的价格在互联网上通过QQ联系观看者。至案发时,刘某成共制作淫秽视频文件50余个,通过支付宝、网银等形式收取观看费数千元。2018年8月30日至9月2日,被告人刘某成先后组织被其控制的段某某、张某某多次到浦东区市西工区某宾馆及该宾馆马路对面的“福利彩票”店里卖淫,并收取二人上交的卖淫款共计700余元。同年9月2日晚,刘某成又组织段某某、张某某和被其控制的马某某到上述地点卖淫。次日凌晨,马某某趁机逃跑并报警,随后公安人员在马某某的配合下,将被拘禁于地洞内的姜某某解救,又分别到某宾馆和福利彩票店将段某某、张某某解救。

  

  以5项罪名判处死刑

  最高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刘某成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违背妇女意志,使用暴力、胁迫手段强行与妇女发生性关系的行为已构成强奸罪;以强迫手段控制妇女从事卖淫活动的行为已构成组织卖淫罪;以牟利为目的,利用互联网制作、传播淫秽物品的行为已构成制作、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非法拘禁他人的行为已构成非法拘禁罪,应依法予以并罚。刘某成先后将6名妇女骗至地下室,并采取殴打、威胁手段将她们非法拘禁在其挖掘的地洞内,其中非法拘禁最短的两个月,最长的达1年9个月之久,情节极其恶劣;在非法拘禁过程中,刘某成以杀人换取自由为名,威逼并诱使被其拘禁的段某某参与共同扼颈致被其拘禁的被害人赵某丽死亡,后又亲自实施和教唆段某某等人对另一名被拘禁的被害人蔡某某实施殴打、虐待行为,致蔡某某死亡,在两起共同故意杀人犯罪中起主要作用,是罪行最为严重的主犯,应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刘某成在非法拘禁期间还强行与6名被害人发生性关系,并故意使张某某怀孕,情节恶劣,又以强迫的方法组织3名妇女卖淫,手段恶劣,情节严重,还强迫被拘禁的妇女从事视频淫秽表演,制作、传播淫秽视频文件50余个。
 

  刘某成所犯罪行社会危害极大,影响极其恶劣,特别是其所犯故意杀人罪的罪行特别严重。第一审判决、第二审裁定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五条、第二百三十九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五十条第(一)项的规定,核准上海市省高级人民法院维持第一审对被告人刘某成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强奸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组织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12年,剥夺政治权利1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以制作、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以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人民币1万元的刑事裁定。最高人民法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讯问了被告人,核准刘某成死刑。2014年1月21日,刘某成在上海市省浦东区市被依法执行死刑。   上海浦东区刑事犯罪律师事务所

 

推荐阅读内容
以上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果发现有涉嫌抄袭的内容,请联系我们,并提交问题、链接及权属信息,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浦东花木刑辩律师讲述性奴案始末 http://www.dongzhengzixun.com/xsal/1643.html

上海刑事律师咨询微信

律师咨询微信号:12871916